德国餐饮业将解禁 近半数中餐馆谨慎观望

据《欧洲时报》德国版微信公众号“道德经”编译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在德国暴发,社会经济活动几乎陷入停滞。德国各地中餐馆没有了往日的兴隆,餐饮业成为德国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之一。随着疫情发展放缓,德国逐步放宽限制。

德国《今日新闻》报道,各州进一步“松绑”,包括允许餐饮行业在严格卫生条件下恢复经营。北威州、萨克森州餐饮业11号即可恢复营业,莱法州13日餐馆重开,柏林、勃兰登堡州、黑森州、萨克森州、图林根州是15日,巴符州、巴伐利亚州、萨尔州、石荷州则是18日。

以记者所在黑森州法兰克福为例,调查发现,近半餐馆对15日开放营业仍持谨慎保守态度。

川菜馆“遇见”从上周开始经营外卖,但仅接受顾客到店取餐。老板董安表示,餐馆计划15日开门营业,店内将严格执行1.5米的安全间隔规定,客人隔桌就坐。

法兰克福火车站附近是中餐馆集中区。主营自助火锅的“重庆小面”计划在5月15日重新开门营业,店家表示将对店内桌椅摆放稍作调整,严格遵守人际1.5米的间隔距离;为了避免顾客之间不必要的接触,顾客将不再自行取餐,而是留在座位上等待服务员将餐料送来。

火车站正门对面的“小龙坎”老火锅店目前经营外卖。据老板李飞霏介绍,得益于品牌效益,“小龙坎”外卖生意还算红火。通过与线上订餐平台的合作,可以从法兰克福隔天配送至柏林、汉堡等地。“做外卖是特殊时期不得已的举措,这段时间的外卖营收基本能平衡开支。”15日黑森州餐饮业解禁,“小龙坎”也将重新开门。

但还有不少中餐馆推迟恢复营业,或保持观望后再做下一步决定。

湘菜馆“岳阳楼”从两个月前开始停止堂食,转为外卖模式。食客们通过微信点菜,餐馆厨房出菜品,老板亲自开车送餐。餐馆目前正为18日开门营业做装修准备,在原有4个包厢的基础上新设4个小的单桌单间,以最大程度满足堂食的安全要求。据餐馆老板李先秋透露,疫情以来餐馆单月营收仅有正常情况的30%至35%。

同在火车站附近的马来风味小菜馆在停业一个多月后,自4月20日起经营外卖。由于餐馆需要额外雇司机送餐,为节省成本,便在微信群中公布“送餐安排”:周二送餐至法兰克福Riedberg城区、周三至Oberursel城区……周六至达姆施塔特市。每次送餐至固定地点,下订单的食客前来自行取餐。为了增加订单量,马来风味小菜馆还同旁边的烧烤店“零点串吧”合作,允许食客拼单预定。至于15日是否重新开门,老板更倾向于多观察一到两周,毕竟开门营业意味着门店工资成本大幅增加,而在封禁两个月、疫情威胁并未完全解除的情况下,顾客重新回归堂食的意愿有多高,仍然是未知数。

“外婆家”中餐馆主接展会、旅行团团餐,停业至今已3个多月。2月初法兰克福展会仍在进行,为避免风险,餐馆从2月初就停业了。老板预计5月底6月初才会考虑重新营业,疫情期间,旅游和展会行业受挫严重,即便恢复经营,单靠散客恐怕不能支撑门店经营。

记者还尝试联系了川菜馆“老成都”,以及位在法兰克福机场内的中餐馆“京京酒楼”,餐馆订餐电话均无人应答。

德国中餐协会会长胡允庆介绍,德国大部分中餐馆“元气大伤”,在封锁政策开始时,协会即建议中餐馆及时与各自房东、供货商进行书面沟通,商量降低费用事宜,例如争取减少房租或推迟交租。协会也第一时间为中餐业主提供了沟通信函的德文模板。另一方面,协会提醒中餐馆有效利用官方政策,申请短时工作津贴或援助贷款,并联系了有资质的德国当地企业与财务咨询师,为有需求的中餐业主提供服务。

据介绍,目前德国中餐协会内有50多家会员单位成功申请了德国政府的贷款。银行通常以1至2年的餐厅租金总额,或者餐厅员工1年工资总额批准餐饮行业的贷款额度;且有德国复兴银行信用担保,贷款利息较低,在胡允庆看来,是行之有效的纾困之计。

德国中餐协会通过调查评估,即便餐饮业即将迎来解禁,大部分中餐馆仍不愿第一时间开门营业,大多持观望态度。胡允庆:“以大型蒙古烧烤餐馆为例,300至400个餐位,至少需要配备5个厨师5个跑堂。但解禁初期,预计客流量仅有原来的20%至30%。这种情况下,餐馆注定入不敷出。”据他了解,有个别小型中餐馆率先恢复营业,但店家反馈,基本没有客人。从中餐协会的立场出发,他也建议德国各餐馆谨慎考虑恢复营业,并积极研究各州规定细则,确保将来营业的卫生安全。

目前,德国中餐协会正与德国当地卫生专家合作,通过分析各州有关政策规定,力求下周制定出德国中餐行业在疫情期间恢复营业的卫生综合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