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带货到底有多赚钱?华人旅游业者告诉你真相

新冠肺炎疫情下,旅游行业受到巨大冲击。为求自救,许多华人旅游从业者纷纷转战直播、网络等带货模

虽然时下正值直播、网络带货风口,但他们涉足直播到底效益几何?近日,小侨听几位涉足直播和网络销售的华人旅游从业者讲述了现状。

坚持“熬着” 顺带赚点钱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法国做了十几年导游的雨果,因看好直播行业风口,今年上半年也摸索转战到“直播”行业。

最初,借助自己旅欧多年的经历,他开通了“吭哧三人行”直播账号,主要做脱口秀节目,讲述东西方文化差异及两边人们的不同认知;后来,又慢慢转战到做“历史上的今天”相关内容;再后来,也涉足了直播带货业务。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雨果通过“抖音”带货。

据雨果介绍,虽然账号挂有27万多的粉丝,但粉丝群体并不稳定,现在每次直播也只能维持几百人次的人流量。

“作为‘素人’,要想依靠直播或带货赚钱,并不容易。”雨果表示,要创造大的流量,前期本身就需要投入一些金钱;加上今年上半年有太多人一股脑涌入直播行业,又造成了大量分流,还有些带货者不停压低商品价格,“别看销售额很多,但除去成本,利润不见得多丰厚。”

“并不是人人都能成为李佳琦。”雨果劝诫大家,要以正确心态看待直播行业,把直播看作一个普通行业,“上下班自由,能达到赚取一份工资的收入水平就差不多了。”

目前,雨果的直播账号仍保持着每周两次的更新。

“坚持很重要。”他说,自己之所以不放弃,也是为了“熬”过一些人,加上本身就喜欢做这个,可以的话,就顺带赚点钱。

疫情下,雨果也一直没有忘却老本行“旅游业”。在他看来,随着疫情好转,会刺激周边游等短途旅行,他也一直在为此设计线路、制定方案等。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作为导游的雨果在瑞士卓别林故居。

雨果说,在未来,他会把直播运用到旅游带团中。边导游,边拍摄一些景点,藉此也能够让“足不出户”的人实现“云旅游”,“如果能变现,自然是好的。”

“想把直播和网络营销做好,挺难的。”

“隔行如隔山,想把直播和网络营销做好,挺难的。”黎巴嫩爱米旅游总经理赵颖告诉小侨,圈子中不少人尝试了几天之后感受到挫败感。

自2月初其公司的旅游板块业务全部暂停以来,赵颖也尝试过通过朋友圈等方式网络带货。在疫情初期的那段日子里,黎巴嫩巧克力、首饰等时常见诸于赵颖的朋友圈。但随着时间推移,类似信息的发出频率也愈发降低。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赵颖在朋友圈带货。

“尝试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并不专业。”赵颖说,直播带货、网络营销等并不是人人都能玩转的,但她依然鼓励大家耐心做出更多尝试,因为推广渠道在从一个平台转到了别的热门平台显而易见,互联网时代变化和更迭是常态。

“直播、朋友圈等网络带货模式,实际上就是把传统的营销渠道‘搬到’网上。因为网络更便捷、效率更高、成本也更低。”赵颖依然认为,网络营销是大势所趋,他们现在也在思考如何利用直播和网络营销的方式,推广爱米旅游可操作的目的地,从而为后续旅游业务开展做好准备。

事实上,作为商家为自救而转换思维的一种方式,直播和网络营销与赵颖一直以来秉持的“公司业务要多条腿走路” 的理念一脉相承。

除去做旅游,她一直有将海外的产品销往中国;疫情下,其团队还成为太平洋保险在中东、北非的独家代理,推出针对新冠的海外无忧意外险等。

鉴于此,疫情之下,她免去了大多数旅游从业者的“无奈挣扎”;在目前黎巴嫩的旅游已经重启的情况下,她的团队仍有回旋余地,把客户的生命安全放在首位,目前坚持尚不接待任何团组。“其实借此疫情,大家都应该转换思维。”

线上销售利润并不高 但重视推广效应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泰国发生以来,泰中旅游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王琳就开始引导公司转型,成立销售公司。

“网络销售在中国国内很流行,但疫情前,一直没有时间尝试。”陈王琳告诉记者,疫情发生后,他便考虑这可能会对全球消费理念产生影响。

于是,在成立销售公司后,陈王琳便积极开拓了线上、线下销售渠道,致力于将中国的优质产品输送到泰国,同样也将泰国的优质产品售卖到中国。

陈王琳介绍,线上销售渠道主要依靠facebook、微信朋友圈、抖音、直播等方式,售卖的产品包罗万象,包括房产、空调、榴莲、衣服、装修材料等。

点击进入下一页

图为陈王琳公司员工通过直播带货“榴莲”。

经过四个月的尝试,陈王琳介绍,总体而言,公司转型比较成功。“疫情期间,泰国老百姓的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也确实发生转变,以前喜欢去商场逛街,现在则网络订购比较多。”

但网上销售带货到底利润怎样?陈王琳坦言,通过抖音、直播等方式网络带货,因为要请网红合作,再加上折扣力度往往比较大,所以利润相对来说并不高。但他尤其看重线上销售的推广效应,“宣传打开了,品牌就立起来了。”

陈王琳表示,要想真正赚钱,还是要线上、线下双管齐下,以线上带动线下销售。作为实践,在四个月时间里,陈王琳的线下销售队伍已经从原来7人扩展到现如今的100余人。

虽然其主体业务旅游行业尚未见起色,但陈王琳现在也已经着手通过直播带动后续旅游业的重启。其公司某部门的三位员工,每天都会去一些经典餐厅、酒店拍些视频,发到抖音号。

“浏览度很高,中国国内很多朋友都在问具体地点。”陈王琳说,这就是通过抖音为公司带来的客源,相信一旦旅游开放,客户群体会翻倍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