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温哥华 > 正文

谷歌街景让广场恐惧症患者变旅游摄影家

《星岛日报》讯 广场恐惧症(Agoraphobic)的患者不敢踏出家门,更别提到全世界去旅游了。但谷歌街景 –Google Street View的存在却能让他们足不出户走遍世界,他们其中的有些人还成了谷歌街景摄影家。

据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CI)报道,谷歌街景把雅基肯尼(Jacqui Kenny,上图)带到了她从未想过的地方。她是世界上成千上万患上广场恐惧症的人之一。对她来说,即使是离开房子的想法也足以产生压力和恐慌的攻击,使日常活动像去商店或工作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她在新西兰的家成了她的安全港。

一天当她发现自己点击浏览谷歌街景时,她有了一个想法。她发现了一个引人注目场景,一条在街景摄像机后面跑的狗。她把抓图框架定位,点击一个抓屏,心想:“那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她通过谷歌街景穿过世界各地的偏远地区,那些她一直着迷的地方,像秘鲁和蒙古。她努力地在小路和偏僻的地方捕捉到呼唤她的引人注目的时刻。她在街上看的越多,她越是开始找到与她对话的图像方式。

谷歌街景到底是现实还是虚拟呢?

在家人的鼓励下,她开始分享谷歌街景上抓到的图片,在短短的几个月,她在她的Instagram账户上积累了5万的粉丝。她的照片,唤起了她自己所渴望的遥远距离。

这样的旅行能够去她只能想象的地方。她能够表达自己,这对很难走出自己的舒适区的人来说意味着很多。正如她所说:“广场恐惧症和焦虑症限制了我旅行的能力,所以我找到了另一种看待世界的方法。”

虽然仍然感到被外面的世界困惑,但这种新发现的接触帮助她感觉舒适,慢慢地走出了她的壳。她目前在曼哈顿的一个个人画廊一个名为《恐旷症患者旅行者》的展览。在与Good Story Forgood的伙伴关系支持下,她并且在10月份出售限量版印刷品,在世界心理健康月期间,为心理健康慈善机构筹集资金。

对于患广场恐惧症的肯尼而言,谷歌街景利用的是数字/虚拟的方式,但是谷歌街景提供的却是真实的场景。其实对于很多正常人来说,也会有这样的感受,使用谷歌街景时常常产生一种分不清现实还是虚拟的感觉。

这也是人类在虚拟化场景不断增多,虚拟技术不断进步的情况下,会面对的一个终极问题:通过数字化设备和网络的生活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真实和虚拟的界限在哪里?或者说,这个所谓的真实和虚拟的界限问题是否有意义?

这说起来有点像王阳明的心学或者古希腊哲学家早已经探讨的问题:你看到的世界是真实的,还只是你心灵的镜子对现实的映照。

虚拟化生活方式就是人类的未来

随着AR和VR,增强了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虚拟生活的应用场景已经离我们很近了。

无论是苹果的IOS ARKit还是安卓系统的ARCore的推出,利用这些开发平台,开发者可以迅速将虚拟生活带到你的手机平台,并普及到每一个人。虚拟化生活场景将会越来越多。

这无怪乎,就连应该对“真相”感兴趣的媒体,也对虚拟现实技术兴趣浓浓。最近一次Radio-Canada的新技术实验室的主题就是:沉浸:虚拟现实技术在媒体里的应用。

数码化只是人类生活方式变革的开始,而虚拟化的生活方式才是更高的阶段。虚拟和现实并没有清晰的界限,或许你现在的真实生活就是一种另一个角度的虚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