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温哥华 > 正文

加拿大的手机费开始下调 仍属全球至贵

核心提示: 安省卡尔顿大学新闻学院的博士生克莱斯(Benjamin Klass)指,其后果是,加拿大电信业的人均收入很高,但无线通讯普及率相对较低。”

《星岛日报》报道,加拿大的手机费终于开始下降了,但依然是全球数一数二的高费率国家。

法学教授、科技作家盖斯特(Michael Geist)指出,杜鲁多政府去年秋天设定在4年内将手机费削减25%的目标已经实现。但许多研究仍显示,本国电信费用仍高于国际平均水平,例如比澳洲约贵上两倍。

在全国不同地区,价格也有很大差距。比如在魁省、缅省和沙省的无线计划定价始终低于加拿大的其他地区。以安省为例,4月份该省一个10G的上网计划比沙省贵80%,两者之间的差异不能用网络质量和人口密度的差异来解释。

导致普及率相对低

盖斯特说,虽然加拿大电信服务的价格反映了其幅员辽阔国家所需的投资成本,但费率仍然过高。

安省卡尔顿大学新闻学院的博士生克莱斯(Benjamin Klass)指,其后果是,加拿大电信业的人均收入很高,但无线通讯普及率相对较低。”在无线通讯使用率方面,我们与土耳其和墨西哥的程度一样,在欧盟组织排名中垫底”。

克莱斯说,尽管电信和互联网市场继续由Bell、Rogers和Telus主导,但低成本的二线品牌、地区竞争对手和新贵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联手,加剧了竞争,2020年无线和互联网服务的价格会温和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