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温哥华 > 正文

学校本周切换学期 有老师称不堪重负

核心提示: 北温教师协会主席佩纳(Carolyn Pena)表示,人们对分组上课有何影响仍心存疑问,特别是现在学期过渡分组变化期间,因为周一是一组学生,周三又换另一群新的学生。

《星岛日报》报道,卑诗省许多高中从本周起切换到第二个学期及改换小组,有老师说,在新学年的压力令他们不堪重负,对孩子和家长也很不容易。 

四学期制令每个班的学生分成两组上课,限制了学生接触,但仍令人担忧。 

北温教师协会主席佩纳(Carolyn Pena)表示,人们对分组上课有何影响仍心存疑问,特别是现在学期过渡分组变化期间,因为周一是一组学生,周三又换另一群新的学生。 

佩纳说,她在北温教师协会工作近十年,这是整个职业生涯中见过老师最紧张也几乎无法履行职责的时段。她认为四学期制有好处也有挑战,最大的挑战是要在短短两周内切换到这种模式,教师没有更多的时间准备。 

只能匆匆完成教学工作 

高贵林教师协会会长克里斯滕森(Ken Christensen)认为,四学期制进度太快,带来了许多压力。每个学期只有8到9周,老师只是匆匆忙忙努力完成工作、与学生建立联系、评估工作,现在高中老师的压力很大。 

本拿比教师协会主席特特拉特(Daniel Tetrault)则表示,老师们不知所措,担心会精疲力尽,而且担心不知道能否这样做一整年。他说,要在10周教一年的课已经很不容易,不顾疫情如何,工作量还比以前增加。他对这学年剩下的时间感到担忧,不少教师承认之前能做的后面不一定能完成,他们正在寻找替代方案。 

没强制令无法执行班上戴口罩 

佩纳说,虽然老师一直在努力适应新常态,但除了教学任务之外,学校的规定与其他行业又大相径庭。比如许多其他行业都有戴口罩的规定,但教室内有十几名学生却可以不戴口罩。 

与许多老师和家长一样,佩纳一直呼吁对全省学校实行更强硬的戴口罩政策。她认为,应该在每个学期切换时,要求学校中每个人都戴口罩2周,以减少新冠病毒的传播风险。 

克里斯滕森则表示,希望对学生和教职员工实行统一的强制戴口罩要求,尽管他的雇主没有阻止任何人戴口罩,但如果没有省首席卫生官亨利(Bonnie Henry)的强制口罩令授权,将无法执行。 

他说,其他学区情况亦类似,在某些城市及学校中,新冠肺炎病例正在增加。他担心学习停课,担心有人生病,担心所有与疫情有关的事情。 

除了四学期制进度太快,班级人数也是教师们担忧的问题。特特拉特说,老师一边忙着在短时间内给出成绩单,一方面又不了解为甚么新增个案越来越多,但下一个学期班上却有30个孩子上课。他认为强制口罩政策会增添多一层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