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外 > 移民史记 > 正文

法国华侨华人吐露心声 讲述2016的记忆

池万升在“9·4”反暴力游行时代表侨界致辞。

池万升在“9·4”反暴力游行时代表侨界致辞。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2017年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2016年既有恐怖袭击、暴抢带来的恐慌与愤怒,也有中法关系持续高水平运行的喜悦。生活在其中的华侨华人感受如何?哪些事情影响了大家的生活?哪些事情是值得记忆的?对未来的一年有哪些期盼?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华侨华人,听他们吐露心声。

“9·4”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华人的共同记忆

采访人之一:池万升 法国华侨华人会主席

今年是特别忙碌的一年。中法都发生了很多大事。拿我们协会来说,今年在第八届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华社之光”巡礼活动上,法国华侨华人会获颁“华社之光”社团,我们成功举办了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等重大活动,但是最让我们难忘的就是由法国华侨华人会发起、我们旅法社团联合举办的“9·4”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

华人安全问题一直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在这之前也是做了大量工作。与警方、与当地政府、与中国驻法使馆等单位都进行过很多沟通与联系,希望能改善华人生活、经商区的安全,让我们真正实现安居乐业。今年以来,巴黎北郊以欧拜赫维利埃市为中心的区域频发暴抢事件以来,我们也给予了极大关注,华助中心的工作人员也多次前往该区域调查、看望受害的华侨华人。

张朝林被暴打致死事件发生时,我正在中国。听说这个事件后,我立刻赶回法国,经主席团商议后,立刻向旅法社团发出通知,开会共同商讨如何应对。这次会议上提出了申请上街游行、给总统、总理、内政部长写信等7条措施。在会议之后,我们又去警察局磋商,因为恐怖袭击风声紧,法国正实行紧急状态,警方不建议游行。我们又多次召开会议和旅法社团磋商,最后达成了坚决游行的一致意见。我和几位代表又多次与警察局磋商,最后我代表申请方在警方的保证书上签字,保证这次游行的秩序。除了主申请的法国华侨华人会以外,法国60余个社团共同向警察局签署备案。为了保证游行的顺利,我们连续召开了5次大型筹备会,研究游行的细节,对大会进行了细致的准备。我们选择的担任这次游行安保的是有着丰富临战经验的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协会,也要求各个协会派出安保志愿者。这次旅法社团表现出高度团结,很多是会长、第一副会长亲自挂帅,担任安保志愿者,让人十分感动。安保人员在法国外籍兵团退伍华人协会带领下进行了多次研究培训,就如何与警方交流,如何防止恶势力混入进行了专题布防。

这次游行取得了空前的成功,那么多人来参加我们自己也很吃惊,更是感动,这也说明恶劣的社会治安状况是大家一致的公敌,大家都是受害者。在游行结束后,当晚7点多,巴黎警察总局局长米歇尔·卡多给我打电话,对华侨华人的高素质表示赞赏。他表示,这是他见过的法国有史以来组织得最好的大游行,游行表达诉求准确,组织有序,真是出乎意外。他邀请我组织代表召开座谈会,交流这次游行的经验,并承诺尽快开展行动,对治安恶化区域展开特别行动,加快改善社会治安。游行震动了法国社会,总统、内政部长都在不同的场合,表达了对华人安全诉求的回应。很多政要都去欧拜赫维利埃市看望华侨华人,表达对华侨华人诉求的支持。这次游行不但让法国社会认识到这个社会存在的问题,也见证了华人的力量,凝聚了华侨华人的人心。特别是华裔后代在这次游行中展示其独特的作用和力量,让我们颇感欣慰。中国驻法使馆也对我们这次游行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侨胞们在此次游行中充分遵循了法国的法制精神和价值观,严格遵守法国法律与法国警方进行了充分沟通,文明、理性维权,展现出侨胞们更好地融入法国社会的良好愿望。

当然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法国社会的治安问题由来已久,形成原因复杂,要解决这个问题不是振臂一呼、一次游行就能解决的,需要我们侨社坚持不懈的努力。毕竟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好的开端。

在未来的一年,法国是大选之年,很多侨社也是换届之年,又有很多新生力量登上侨社舞台。我们希望华人能用自己手中的选票表达自己的诉求,积极参加选举。同时,发扬侨社的优良传统,继续为华社的安全生存而努力。

采访人之二:姜婉茹 留学生

2016年我印象最深的事情,是9月4日的法国巴黎华人治安维权大游行。筹备阶段游行的预热宣传就占据了微信朋友圈,成了那段时间人人都关心的最热话题。许多微信群里都在热烈地讨论着游行的组织方式和可能产生的影响,从各个角度分析利弊,最终得出呼吁“所有人的安全”这一策略,聪明地绕开了民族差异、文化差异等问题,使游行得到了更多人的支持。

游行的时候,组委会提前准备好了统一的T恤、法国国旗、标语、矿泉水,很多朋友都志愿参与了组织接待工作,自发的保安队用人墙为游行隔开一个安全区域。以往参加法国人发起的游行,常常感觉那是一个混乱的大party,大家各自为政,举着夺人眼球的牌子表达不同的观点,有时候“表达”这个行为本身比观点更重要。但是当游行的主题是呼吁安全,生活和财产是生活的基础,每个人最最切身的第一诉求,这种严肃、统一的游行组织形式就更为有效,让诉求的声音更清晰、更有穿透力。

由于想多拍些照片,游行中途我站在路边,等待整条队伍从我眼前经过。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这样全面直观地看到旅法华人的组成结构,大家按职业、年龄、地域、志趣自发地分成一个个小方队,平日里和我生活轨迹全无交集地人们都出现在眼前了,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诉求聚集在这里。每个方队的领队们都奋力地领喊口号,呼吁安全,其中不乏有人喊得声嘶力竭,令闻者动容,那其中隐隐能听出基于真实经历的气愤和不平。巴黎的亚洲社群中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没遇见过偷抢,不算是巴黎人”。身边的朋友们也时有遭遇偷抢事件,单讲我自己,就亲眼目睹过两次当街抢劫,亲身遭遇过两次偷窃。大家彼此安慰的话颇有些无奈的意味:“这下你作为巴黎人的经历就完整了。”

这种情况何时能结束呢?我想,维护权益的漫漫长路,这次游行至少是一个积极的开始。这次游行让很多欧洲人对中国人的刻板印象崩塌了,之前那些中国人胆小怕事、喜欢息事宁人、敢怒不敢言等印象都受到了挑战。中国人也可以勇敢、团结、敢于发声的形象正在慢慢建立起来。游行那天,像是整个法国突然意识到了华人群体的存在,政界和媒体终于清楚地听到了我们的声音。小到个人,也是同样,身边的法国人像是刚刚才突然意识到我的烦恼和诉求。有的法国朋友很诧异:“原来巴黎有这么多中国人……”有的来道歉:“之前你说不敢去93省,我以为你是有一点歧视那边的人,原来亚洲人会有这样严重的安全问题……”

我想,有问题要敢于发声,这样别人才会更尊重我们。巴黎华人的安全状况,也会因大家的不断努力,逐渐改善。听一位上世纪90年代就来法国的老华侨讲述,那时候华人还是很受歧视的,有的豪华餐厅会优先接受法国人的预定,华人会被以一种委婉的方式拒之门外。而现在,这样的故事已经随着历代华人的努力和时间流逝成为了过去式,甚至如今华丽的餐桌上,有些会出现中文菜谱。

对于我自己来说,2016年秋天,我发起成立了生活实验室协会(Labo de la Vie),和二十几个拥有不同专业背景的朋友尝试做些有趣的项目,展示生活的更多可能性,改变法国人对中国文化的刻板印象。我们的第一个项目是一个公益展览,主题是“在中国,生活的其他可能性——中国共识社区联展”,即将于2月6日-2月11日元宵节期间在巴黎十三区政府举办。新的一年,我希望我们的展览能得到大家的关注、我的学业有成。

留法学生姜婉茹。

留法学生姜婉茹。

采访人之三:郭显云 华二代,GALAX公司副总经理

2016年对于我影响最深的就是参加“9·4”反暴力要安全大游行,让我终身难忘。在这次游行中我和一群和我一样的华二代,利用我们的法语优势,负责与法国媒体等联系,分发传单,向法国人解释我们游行的目的,说明我们遇到的问题。因为我们土生土长在法国,表达能力比我们长辈强,比较了解法国文化,了解怎么跟法国人交流。我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游行呢?因为我们都是华人,而我们家也在93省开店的,所以我们更会关注93省发生的事情。我们见证了93省的治安一年比一年差,抢劫越来越常见,越来越暴力。张先生的死就是这些治安问题的证据。我认为这些治安问题是大家的问题,这次是张先生,但是明天也有可能是我的家人,甚至我。虽然投诉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到现在政府没有把这个问题放在眼里,所以我们必须要游行才能引起媒体和政府的关注。

这次游行也让我重新认识了我们的长辈,对他们增加了体谅、尊重和感恩。体谅他们,因为很多年轻人怪我们长辈之前没怎么为我们这些在法国生活的华侨华裔做出贡献。但是我个人知道他们也尽力了,因为语言障碍,他们很难跟媒体或者法国政府沟通。尊重和感恩,因为我们父母来到法国,什么都没有,他们为了给我们提供好的条件而拼命工作,省吃俭用,日夜操劳,是托他们的福,我们才能有现在的生活。

这次游行跟长辈们一起合作后,我觉得非常荣幸,一直以来很少会有我们这一代的人跟我们长辈一起合作。他们的经验跟我们的“国际化”是个完整搭配。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机会与长辈们一起交流,一起努力为了我们华社的话语权,社会,以及经济地位。

新的一年我希望我们的生意能更加红火起来,当然这与安全问题也是分不开的,我们也将继续关注安全问题,发挥我们的能量。我们会积极参与总统大选,希望选出一个能改变法国社会治安现状的总统。

上一页 1 23下一页